当前位置:首页 >>工会信息 >> 基层快报 >> 正文
站好最后一班岗 守“沪”中迎龙年——申城一线职工零点的坚守
发布时间:2024-02-10

  274米高空迎来新年第一声祝福

  东方明珠发射台三十年不变的除夕夜

 

 

  除夕夜,对于东方明珠发射台的职工来说,又是一个重要且三十年如一日的工作时段。为了保障全上海无线电视信号以及广播信号的播出,从大年三十那天开始,发射台便进入了重要播出保障期。一直到央视春晚发出龙年零点祝福的那一刻,机房、监控室内灯火通明,一刻不得放松。

  发射台台长陆伟民在电视塔还未完全封顶之时便进入台里工作,到今年足足三十年。几乎每一年的大年三十,他都在274米高度的监控室度过。“国家利益高于一切,安播责任重于泰山。”陆伟民和同事们一起,用心守护播出安全,做到不出一丝差错。

  东方明珠的发射台分为三层,分别是274米的电视发射机房、监控室、办公区,279米的散热机房,以及283米的调频发射机房和监控室,覆盖整个上海范围的无线电视信号和广播信号都从这里发出。

  每年大年三十,都属于重要节目播出保障期,在这个阶段,监控室里需要满员上岗。发射台主任工程师蔡磊告诉记者,在节目播出前,需要进行数次隐患排查,在监控室的后面有6套发射机,每隔2小时就要巡视记录各种数据,一旦发现异常需第一时间排查检修。“6套发射机都是一主一备的配置,一旦主机发生问题,马上用备用机顶上。”蔡磊表示。

  而在监控室里,巨大的监控银幕竖在工作人员面前,他们的操控台上有各式各样的按钮,可以随时调控需要观看的直播节目。“晚上八点,春晚开始的时候,是重保期中的重要时间段,这段时间神经最为紧绷。”蔡磊透露,电视塔属于信号传输的最终端,从这里传向千家万户,“我们需要防范那些不可预见的错误,保障电视信号的顺利播出。”

  陆伟民告诉记者,安全播出无小事,目前发射台里有四个值班组轮换,早晚两班,24小时不间断。在大年三十阖家团圆的日子里,陆伟民和值班组一起守候到零点,在274米的高空里,他们迎来了来自电视里的新年祝福声。

  ■劳动报记者 庄从周

 

  零点交班这一刻平安就好

  “东海救118”轮孤独值守

  零点的钟声敲响,万家灯火共庆新年之时,静静靠泊在外高桥码头上的“东海救118”轮换班了。三副张称心和二副杨超交接了驾驶台,机舱里,小眯了一会儿的机工袁磊换下了孙鑫。远洋救助船24小时待命,值班人员固定4小时轮换,欢腾喜庆的贺岁时刻,是这艘船上23名救助船员又一个平平淡淡的船上新年。

  应急保障是救助船的使命,随时随地都可能立刻出发。2月6日,原本在外高桥码头待命值班的“东海救118”轮临时接到紧急任务,从船上挂断电话到出发,不过短短25分钟。航行千里,抛锚待命,全员作业,完成返航,用时仅两天,完美完成任务后,救助船又回到外高桥码头,开启新一轮的值守。

  “我们过两个年,船上过一个、家里再过一个。”水手长陈林算得上与“东海救118”轮缘分最深的人,2015年交船,正是陈林把它从广州接回了救助局的家,轮班值守也常常遇上这艘救助船。1月29日,陈林结束公休,重新上船,家里人对这个顶梁柱再次缺席的新年并不意外,“父母习惯了,老婆孩子也都习惯了。”船上有个不成文的规矩,春节在船上值守两年可以回家过个年,也有人“不遵守”这条规定,连续值守几个春节,把过年的机会让给更需要的船员。

  海上值守突发性强,而对于新人来说,在船上过个新春,习惯在岗的氛围是融入船舶的重要组成部分,这回,两个“00后”实习生在船上渡过他们的龙年新春。

  为了让兄弟们吃上一顿像模像样的年夜饭,船上特意采购了一批鲍鱼海鲜,配好小鸡炖蘑菇的菜,还买了条鳜鱼叮嘱大厨清蒸。这两年还算幸运,寒潮与春节往往错开,春节期间作业的船少了,船民的安全意识高了。喝点饮料,吃点好菜,船上也有过年的烟火气。

  ■劳动报记者 梁嘉蕾

 

  把平安送给晚归返乡人

  牵引施救班组大桥上的驻守

  2月9日晚,时钟的时针走过数字11,除夕的钟声已近在耳畔。隧道股份城市运营杨浦大桥项目部经理韩震来到了位于杨浦大桥南端的牵引施救班组。

  在不到30平方米的值班室内,4名班组成员在此待命,他们隶属于项目管理部牵引施救班组,对大桥通道内发生的各类车辆抛锚、事故等进行牵引、施救,确保行车畅通。韩震告诉记者,牵引人员24小时排班值守,一旦桥面有突发事故,要按规定在2分钟内出车。除夕,韩震比平时多安排2人驻守。

  “春节前相较平时处于车流低谷,但因为天气冷、雾气大等原因,导致事故量增加,按照以往的经验,除夕、初一、初二这几天会有所回升。”韩震坦言,事关节日返乡和出行,要做好万全准备。

  班长杨文武从事这行已有8年,老家在山东的他前些年总要考虑是否回家过年,去年,老婆孩子一起来到上海生活,这让他在值守时少了一些顾虑。“等春节假期里再和家里人好好吃顿饭。”

  每年除夕夜值班前,韩震和班组的成员都要在值班室不远处的基地食堂里吃一顿团圆饭,饭后,则是各自值守:牵引施救班在值班室,从晚上7点至次日一早7点;韩震作为项目负责人,在基地里和监控值班人员一起值班。

■劳动报记者 张锐杰

 

  一家不圆万家圆

  少年村路铁路道口的守望者

 

 

  静安区与宝山区交界的少年村路道口,伴随着压道铃声,铁路上海局集团有限公司上海工务段道口工沈宝军穿戴整齐,手拿信号旗,一边疏导交通,一边缓慢关闭道口栏门,等待列车经过。

  两三分钟后,一辆列车满载着货物,从道口上呼啸而过,掀起的气流裹挟着冷风直扑脸颊。列车通过后,道口栏门徐徐打开,沈宝军大声提醒过往的车辆和行人有序通过。

  一年365天,一人一岗,一岗12小时,大四班对翻,两个月才能碰上一个双休日休息。每日为伴的,只有电话和对讲机里传出的调度命令。“工作时,听广播、刷手机都是不允许的,连吃饭、上厕所都要趁着不接车的空档解决,不能离开值班室半步。”

  今年50岁的沈宝军,从机修工转岗成为道口员的时间不足两年。今年,他又一次在岗位上度过了除夕。在外打拼的人都回家过年了,年三十的晚上,道口更是冷清,只有路灯相伴。龙年的钟声即将敲响,窗外一片万家灯火。这份工作虽然枯燥,却维系着铁路和公路的安全,责任心一点都不能丢。早已习惯了独守的沈宝军一如既往全身心投入,“一家不圆万家圆嘛。” 

  ■劳动报记者 李成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