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图片中心 >> 图片新闻 >> 正文
“致敬最美劳动者”夏日特写之铁路卸污工
发布时间:2024-07-10

 

7月5日,铁路上海站。12时许,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太阳把股道和车辆烤得滚烫,加之列车空调散发出的热气,在股道和车辆间形成一股股热浪扑面而来。

  “G7205次列车即将进站,作业人员注意安全!”

  “吸污作业组明白!”

  此刻,国铁上海局上海房建公寓段卸污工吴安庆的对讲机响个不停。只见他整了整衣帽,戴上手套,和工友列队站定在8站台和9站台之间的股道旁,迎接从黄山方向开来的G7205次列车。还没开始干活,他的衣服已被汗水打湿。

  列车停稳后,吴安庆麻利地从卸污箱中拉出卸污管,蹲下身将管道对接上列车的污物口,扣上保险耳,再依次打开三个阀门开始排污。伴随着“嗡嗡”抽吸声,一股污物发酵后产生的恶臭气味也同时散发出来,可他却早已习惯,手起管落如行云流水。

  当天,吴安庆所在班组要对41趟普速列车和动车组列车的670余个污物箱进行卸污作业,每个污物箱必须经过16个操作动作才能确保作业安全规范。“列车停靠站台作业时间很短,留给吸污作业的时间就更紧张了。”吴安庆说,这份工作看似简单,实则考验作业人员的经验。“我们需要靠手的感觉来掌握吸污管的状态,从而确定列车排污进度,做到既快速又干净地为列车吸污。作业时,关闭阀门的时机和顺序更是不能出错,一旦出错就有可能导致污物外泄,溅得脸上、身上到处都是,甚至还会影响列车正点发车。”

  相比于热,吴安庆最害怕的还是遇到旅客不小心把泡面叉、塑料袋等冲进马桶,堵塞排污管这一情况。“这时候往往来不及去拿工具,戴手套又会打滑,抓不住异物,只能徒手伸进污物口拽出异物。如果是香烟壳等异物,就要用手一点点掏出来。”吴安庆说,在暑运这个游客出行密集的季节,每个月都要遇上十多次“堵塞”。

  12时13分,吴安庆和工友们完成了G7205次列车的吸污作业,来不及休息,又赶往停靠在11站台的Z375次列车旁,开始了新一轮的紧张作业。此时,G7205次列车也已变更为G8298次列车,开始迎接旅客上车。

  12时22分,G8298次列车缓缓驶出上海站,满载着旅客朝着徐州方向前进。旅客们或许不知道,他们在高铁上能够干净卫生地如厕的背后,离不开这一群鲜为人知的卸污工的默默付出。“人有三急,只要旅客在车上如厕方便,我们脏点累点没什么,总得要有人干这个工作嘛。”吴安庆说。